兔子不要吃我

喜欢和你有关的一切

【糖锡】春日宴(上)


Suga x JHope

#第一次尝试的风格
#许多梗揉合起来的小故事 大概是小中篇
#喜欢就请点个赞吧♡




首卷、



掌草木生长的春神与司霜雪的小仙定了一个赌约,缘由要从主延寿的司命星君说起。

时近三月,是小仙忙着降霜雪的时候。这日他从天庭殿回来,恰巧撞见司命星君拿着小册子在池边长吁短叹。小仙心善,虽然负责的是给人间落霜降温的工作,可天生有一副热心肠。他赶忙上前慰问,司命星君将本子递给他,里面记载的是唐国一个男子的转世。

司命星君拿手顺着下巴颌上一小撮胡须,冲小仙道:”这小伙子命好,投的是富贵道,是人间皇后生的小儿子。但是吧——”,他顿了顿,见小仙从书里抬起脑袋,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脸好奇,便长叹一声,悠悠地又道:“郑小仙有所不知,这小伙子上辈子犯了些杀孽,阎王爷不放,我只好给他这辈子增些坎坷。这位即将转世的小皇子,要苦恋一人七十年但不得善终。”

七十年,对他们这些天上神仙来说不过眨眼,可对于人间却是一个人的一辈子。郑小仙听罢,圆目怒睁,连嘴儿也撅成不开心的人字形。司命星君一看,暗叫大事不妙,差点拿本子砸自个儿这个老糊涂。原因无他,因为天上诸神皆知,郑小仙喜欢冬神可不是七十年的事,随便算来也有一两百年的功夫了。司命星君说着就要夺走本子,岂料郑小仙不肯,硬要司命星君改个圆满。就在眼看二人要打起来的时候,春神从旁经过,施了个法,将本子夺到自个儿怀里。


春神主春,正是一年中迎来新生,万物生机勃勃的季节,理应是众神中秉性最为温和的一位。可惜不知怎地,这位竟生了个天生冰面,连说话也爱直戳痛楚,毫不留情面,在天庭中素来有不好接触的名声。故而司命星君和郑小仙见了,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战战兢兢地站在一块大眼瞪小眼。


梳理清楚来龙去脉,春神突然兴致起来,想给二人充当个和事佬,便同郑小仙打了个赌。他让小仙附身在这位男子身上,而春神则附身于他暗恋的那人身上。若是小仙未能使自己改变心意,与暗恋之人情投意合的话,便要郑小仙答应他一件事。



郑小仙听完,二话没说,转身便入了凡间。



这厢,春神静静地看着郑小仙潇洒而去,只低头淡淡地抖了抖袍袖。司命星君从他手里取过簿子,窃笑着凑上前来:




“这回多谢闵大神相助,不过啊,你暗恋了郑小仙五百年,这次若是再抓不住机会,本君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了。”





次卷、


大唐皇帝在位的第十五年,皇后生了一个男孩,皇子取名郑号锡,是老皇帝最小的儿子。

郑号锡自幼受尽皇后宠溺,行事恣意惯了,是阖宫上下闻名的一方小霸王,不服管教的性格常常弄得太监宫女们头疼的不行。而偏偏这位小皇子又生得一副美皮囊,面冠如玉,貌比檀奴,叫人看了怎么也生不起气来,一双桃花眼轻轻一嗔,不管男女,都得被盯得软了骨头,当场给跪下。而随着小皇子年龄长大,风流艳姿也从宫里口口相传到宫外,整个长安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爱慕于他,凡是附上“郑号锡”名字的画本,出版当天就能售空,抢到的人能炫耀上个把月,抢不到的人就只能躲在家里偷偷地哭。

这哭着喊着要嫁的姑娘一多,老皇帝也头疼的没有办法,每隔一两天,朝廷上都有官员来为自己的女儿说亲。老皇帝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自己小儿子的名声,他也曾经旁敲侧击地问过郑号锡有没有喜欢的人,不过郑号锡每次都打马虎眼,说自己还没有看上的姑娘,又将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去,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。

老皇帝想着小儿子还小,天天生活在皇宫里,没有喜欢的姑娘很正常。殊不知,郑号锡不是没有喜欢的小姑娘,而是他压根儿就不喜欢小姑娘。但这事儿他可不敢直接跟他爹讲——皇帝的小儿子有龙阳之癖——这种话要是传出去了,他有十个脑袋也不够被砍的。



故事到这里,不免要多交代几句。郑号锡就是司命星君薄子上转世的男子,话说小仙与春神定完赌约后,郑小仙便附身到了这位小皇子的身上。郑小仙挺庆幸皇后给自己生了一副世间罕见的绝世皮囊,这为他打赢赌增加了不少几率,毕竟没人不会拒绝帅哥的请求,尤其是有才又有钱的帅哥。

不过郑号锡暗恋的人呢,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例外。


据郑小仙所知,郑号锡喜欢上他的时候,正是冬去春来的时节。

那年文举新科榜出,皇帝为举子设宴,宴请一甲前三。彼时郑号锡还不是从政的年纪,不能像他的哥哥们那样跟着一同出席。可这阻挡不了小皇子的好奇心,他拉着宫人躲在屏风后面向里面偷偷看。年轻的小皇子坐在屏风后对葡萄挑挑拣拣,国家的栋梁之才坐在屏风外饮酒畅欢。

宫人说,坐在第一个的是状元郎,丞相李大人的儿子,前途不可估量。郑号锡抬眼看,长得不错,浓眉大眼,一身书生气,可惜吃相太难看,想必酒品也不好。


宫人又说,坐在第二个的是榜眼,吏部侍郎王大人的儿子,考了三次终于金榜题名。郑号锡见他身材高瘦,脸上颌骨高高突了一块,做事刻意又做作,立马摇了摇头。

宫人接着又道,坐在第三个的是探花,三个人里面唯一不是大户出生的孩子,今年十八未弱冠。郑号锡吐掉葡萄皮,趴在屏风边上看过去。最年轻的探花低着头,看不清眉目。

正此时,殿中画师道了一句:“探花请抬首”,见年轻的探花静似如松,神若游龙,仪表堂堂,玉树临风。待其微微一笑,郑号锡只觉得天旋地转,天上星子都砸到心里了。他怀疑这人莫不是神仙转世,否则怎生的如此好看,不似凡人。


他确实不知道,探花实乃春神附身,来和小仙赌约的。


不过这都是后话了。



郑号锡急急忙忙地扯过宫人的袖子,问他知不知道探花叫什么名字。宫人被小皇子突如其来的认真吓了一跳,手上接着的葡萄皮也掉了一地,他按规矩低头回话,因此没有看见对方脸上两团可疑的红晕。


“回殿下,探花姓闵,名玧其。”


原来叫闵玧其啊。怎么能连名字都这么好听。


郑号锡将这三个字来来回回在心中默念了好几遍,偏首再瞧过去时,见探花也朝自己这看来。




仅此一眼,便是一生。


TBC.

【糖锡】Just Kiss

祝郑先生mixtape大发👏